当前位置:首页 > 统计资料 > 统计调研
厦门市经济周期波动分析和预测
发布日期:[2017-01-09] 【字体:

 

一、经济周期概述

经济周期(Business Cycle)是指经济活动中周期性地出现的经济扩张与经济紧缩交替更迭往复的一种现象,其核心是国民总收入的波动。经济周期具有周而复始、不可避免的特性,一般而言,每个经济周期包括四个阶段:繁荣、衰退、萧条、复苏,各个阶段都会持续一定的时间,期间也可能出现短暂的交替,即衰退的过程中可能包含短暂的复苏、经济繁荣阶段也可能出现暂时的紧缩,因此在进行周期判断时,应综合考察经济周期的长度类型和峰谷变化情况,以找出适当的经济拐点。

根据定义经济周期的时间尺度不同,可将经济周期波动分为短周期、中周期和长周期。考虑到中国实行市场经济制度至今仅三十余年,本文仅对厦门经济的中周期和短周期展开分析。

——短周期:基钦周期。基钦周期由美国经济学家基钦提出,他指出经济活动中短期的有规律波动与商业库存的变化有关,通常持续40个月左右。由于基钦周期是变动最为迅速的周期,因此在宏观经济研究中也运用得最为广泛。

——中周期:朱格拉周期。朱格拉周期由法国经济学家朱格拉提出。朱格拉周期长度一般为8-10年,其产生是由于失业、物价等随设备投资的波动而发生变化。

——长周期:库兹涅茨周期、康德基拉耶夫周期。库兹涅茨周期是美国经济学家库兹涅茨提出的,认为经济周期主要有建筑活动的循环变动引起,其平均持续时间约为20年。康德基拉耶夫周期由俄罗斯经济学家康德基拉耶夫提出,一般为50年左右,引起该周期循环的主要原因包括人口、资源等诸多要素。

二、厦门经济中周期波动主要受经济体制改革、重大事件及世界经济环境影响

(一)实证分析

经济周期波动分析需要对时间序列进行趋势和循环要素的分离,即将数据中的长期趋势性成分剔除出来,剩余的即为平稳性的周期波动成分。在众多的滤波分解方法中,H-PHodrick-Prescott)滤波是最常用的一种经济变量趋势分解方法,利用H-P滤波可以将变量序列中的长期增长趋势和中短期波动成份较好地分离出来,其具体方法如下:

设经济时间序列,其趋势成分是平滑序列,通过T和原序列Y之间的方差最小化来计算,H-P滤波方法就是使损失函数最小,即

时,满足最小化问题的趋势等于序列增加时,估计趋势中的变化总署相对于序列中的变化减少,即越大,估计趋势越光滑;趋于无穷大时,估计趋势将接近线性函数。一般年度数据取值100,季度数据取值1600

针对厦门经济中周期波动(即年度特征)的分析,采用样本数据为厦门市GDP绝对值自1951年至2015年共65年的年度数据,数据取自《厦门经济特区年鉴》。

对厦门市年度GDP对数时间序列进行H-P滤波分解,得到相应的厦门经济年度数据周期序列(图1),根据从谷到谷可将厦门市年度GDP波动的划分为7个较为完整的中周期,如表1所示。

1  厦门GDP的周期序列(年度数据)

 

 

 

 

 

1  厦门GDP波动中周期划分

周期

年份

周期长度(年)

周期波动*

周期内GDP平均增速(%

1

19551963

9

1.69

8.4

2

19641968

5

0.43

3.9

3

19691983

15

0.63

11.4

4

19841991

8

0.15

19.9

5

19922001

10

0.14

19.1

6

20022009

8

0.03

15.0

7

2010~至今(未结束)

6

0.03

11.3

注:周期波动指一个周期内的样本的标准差除以样本算术平均值的绝对值。

(二)厦门经济中周期特征分析

1、周期长度趋于平稳

1950年以来,厦门经济共经历了7个较为完整的中周期(其中最后一个周期尚未结束),最长的达到15年,最短的5年,与朱格拉中周期并不完全吻合。但从1984年起,周期长度趋于平稳,稳定在8-10年间,达到标准的朱格拉中周期长度,表明改革开放以来厦门经济运行较为健康稳定,周期波动较为规律。

2、波动幅度趋于收缩

在厦门经济的7个中周期中,波动幅度从1.690.03不等,而其中波动最大的3个周期均出现在改革开放之前。改革开放以后,周期波动幅度明显变小,且逐渐收缩趋势明显,这也表明了随着市场机制逐步完善,厦门政府宏观调控取得了成效,经济周期波动趋于平滑。

3、影响因素及特点分析

改革开放以来,厦门经济周期的两次扩张(19841992年)均与国家扩大开放政策相关——1984年厦门经济特区扩大到全岛且实施优惠政策、1992年南巡讲话后国家加大开放力度。此后的两次周期性衰退则与国际金融危机和重大经济事件有关——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及2000年远华案件的叠加使厦门经济在2001年降至谷底;2008年起不断升级的国际金融危机也使厦门经济在2009年再次见底。

改革开放以来各周期具体特点如下:

19841991年:特区起步发展阶段。1984年国务院把厦门经济特区的范围由2.5平方公里扩大到整个厦门岛131平方公里,并实施特区优惠政策,对厦门经济发展影响深远,带动了改革开放以来厦门经济的第一个大发展周期。这一时期厦门出现了“三资企业”,成立了金龙汽车、正新橡胶、灿坤电器、夏新电子等一批较具影响力的内外合资或外商独资企业。但总体来看,外资项目仍较少,单项投资金额较小,产业仍以轻工业为主。这一周期由于经济基数较小,呈现较快增长,年均GDP增速高达19.9%

19922001年:外向型经济快速扩张阶段。1992年邓小平南方视察讲话发表,为特区发展创造了更为开放的环境。在这一时期,厦门外向型经济快速扩张。一方面,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引进戴尔中国总部、翔鹭石化、ABB开关、太古飞机等龙头企业,形成化工、机械、电子三大支柱产业(均由外资企业担当龙头支撑)。另一方面大力发展外贸进出口,199210月象屿保税区获批成立,开展保税仓储、转口贸易、加工贸易等业务,全市贸易进出口总额从1992年的28.4亿美元增长至2001年的110.79亿美元,增长近4倍。在经济基数不断扩大的情况下,这一周期的年均GDP增速仍高达19.1%

20022009年:产业结构优化升级阶段。在受亚洲金融危机及远华案叠加影响,经济于2001年降至谷底后,厦门更加注重集约型结构调整,积极开展产业转型升级,以工业带动服务业,第三产业比重从43.4%提升至51.6%,提高8.2个百分点,是各周期中服务业比重上升最快的时期。从工业内部结构看,也更注重产业链的配套及先进制造业项目的引进,一批集聚带动能力较强的项目(如友达光电、宸鸿科技、麦克奥迪等)带动厦门工业向更高层次发展。整体经济在这一周期更加注重可持续发展,但增速有所回落,年均GDP增速为15.0%

2010年至今:经济新常态发展改革期。2008-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厦门经济发展进入第四个周期,在这期间由于世界经济复苏缓慢,国际贸易增速不断下降,对厦门的外向型经济影响较大,年均GDP增速继续下降为11.3%,发展趋势与全国经济新常态相吻合。目前该周期尚未结束,重点是推进供给侧改革,注重对创新创业的培育和良好发展环境的营造。

三、厦门经济短周期波动主要受内部经济结构调整影响较大

(一)实证分析

根据厦门经济数据的可得性,对短期波动分析采用2000年一季度~2016年三季度的GDP季度绝对值作为样本数据。

由于季度数据通常具有季节性等问题,季节变动成分和不规则成分往往掩盖了经济发展中的客观变化,给研究和分析经济发展趋势和判断经济所处状态带来困难,因此在进行H-P滤波分析前,需进行季节调整。目前国际上最为常用的季节调整方法是X-12季节调整法,即根据时间序列的波动特点,将其分为4中不同性质的组成成分:长期趋势要素(T)、循环要素(C)、季节要素(S)和不规则要素(I)。X-12共包括4种季节调整的分解形式:加法、乘法、伪加法和对数加法模型,其中后三种模型不允许时间序列中有零或负数。由于加法模型对时间序列数据的适用性最广,故采用加法模型进行季节调整,其形式为

在运用X-12季节调整模型的基础上,再对循环要素C进行H-P滤波处理,从而得到厦门经济的短周期序列进行分析。

对厦门市季度GDP对数时间序列进行X-12季节调整,将循环要素C分离出后再进行H-P滤波分解,得到相应的厦门经济季度数据周期序列(图2)。从图中可以明显看到以2009年二季度为分水岭的两个中周期,与前面年度数据分析的周期划分基本一致。

2  厦门GDP的周期序列(季度数据)

根据从谷到谷可将厦门市季度GDP波动的划分为7个较为完整的短周期,如表2所示。

2  厦门GDP波动短周期划分

周期

时间跨度

周期长度(月)

周期波动

1

2001一季度~2003四季度

36

0.05

2

2004一季度~2006三季度

33

0.03

3

2006四季度~2009二季度

33

0.33

4

2009三季度~2012二季度

36

0.43

5

2012三季度~2014一季度

21

0.03

6

2014二季度~2015二季度

15

0.04

7

2015三季度~至今

15

0.07

(二)厦门经济短周期特征分析

1、受经济内部结构调整影响加大

2006年以前厦门的经济短周期的时间跨度较为稳定(33-36个月之间),周期波动幅度也较小(均小于0.05),表明这一期间厦门经济运行平稳,健康发展。此后的两个周期虽然时间跨度仍保持稳定,但在2009年期间形成大谷底,导致这两个周期的波动幅度显著变大(0.33-0.43),可见厦门经济受到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较大,影响较深。从2012年起,各周期波动恢复至较平稳水平(小于0.1),但周期的时间跨度逐渐缩短,已不符合基钦周期长度,可见厦门经济运行的自身平稳性发生变化,经济内部结构调整的影响加大。

2、影响因素分析

供给侧角度,目前起主要传导作用的是第三产业。从第二、三产业增加值与GDP的周期波动对比图(图3、图4)可以看到,在2001-2012年期间,厦门季度GDP周期序列的峰谷变化与第二产业增加值周期序列的峰谷变化基本一致;但2012年以后,GDP的周期波动轨迹与第二产业增加值周期不再吻合,却与第三产业增加值的峰谷变化完全一致。由此可见,从供给侧角度看,在2001-2012年对厦门经济短周期波动起主要传导作用的是第二产业,2012年后至今,对厦门经济短期周期波动起主要传导作用的是第三产业。

3  厦门GDP与第二产业增加值周期波动对比图(季度数据)

4  厦门GDP与第三产业增加值周期波动对比图(季度数据)

需求侧角度,目前起主要传导作用的是消费。从外贸进出口总额、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对数序列与GDP的周期波动对比图(图5、图6、图7)可以看到,厦门季度GDP的周期序列变化与三方面主要需求周期的同步情况。在2005-2014年的十年间,厦门季度GDP周期序列的峰谷变化与外贸进出口总额周期序列的峰谷变化基本一致;但从2015年起,GDP周期波动轨迹与贸易发展周期不再吻合,外贸对经济周期的影响被削弱。2014年起,GDP周期序列的峰谷变化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周期序列的峰谷变化趋于一致。GDP周期和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周期基本无对应关系。由此可见,从需求侧角度,在2005-2014年对厦门经济短周期波动起主要传导作用的是外贸;而消费波动与经济增长波动自2014年起关系日趋密切,对厦门经济短期周期波动起主要传导作用。

5  厦门GDP与外贸进出口总额周期波动对比图(季度数据)

6  厦门GDP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周期波动对比图(季度数据)

 

7  厦门GDP与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周期波动对比图(季度数据)

 

 

四、厦门经济短周期预测,本轮下行将于2017年第三季度见底

根据对厦门经济短周期波动(季节特征)的分析,近期与厦门GDP波动周期较为吻合的是第三产业增加值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因此以厦门市季度GDP、第三产业增加值(II)、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CON)的对数序列建立预测模型。

对这三个对数序列进行单位根检验,结果显示均非平稳,但均为一阶单整I(1)序列,满足协整条件。在无约束VAR模型条件下,通过综合考虑似然比统计量(LR)、最终预测误差(FPE)、赤池信息准则(AIC)、施瓦茨准则(SC)等评价指标,确定模型的最佳滞后阶数为4。以最佳滞后阶数4进行Johansen协整检验,迹统计量法和最大特征值统计量法的结果同时表明,两个时间序列在5%的置信水平下存在1个协整向量。将协整关系写成数学表达式,令其等于vecm,协整方程为:,对序列vecm进行单位根检验,发现其为平稳序列,且取值在0附近上下波动,验证了协整关系是正确的。

 

根据上述检验结果建立VEC(4)模型:

 

 

 

 

 

 

依据VEC(4)模型对未来5个季度的数据进行预测,并对GDP预测值进行X-12季节调整,将循环要素C分离出后再进行H-P滤波分解,得到相应的厦门经济季度数据周期序列预测值(图8中红色线部分)。从图中可以看到,厦门市本轮始于2015年三季度的经济短周期将于2017年第三季度达到谷底,结束于该时点。此后2017年第四季度经济将出现新一轮的复苏,呈现向上趋势。

8  厦门经济短周期预测图(季度数据)

五、对策建议

从厦门经济周期近期出现的供给侧服务业主导作用加强、需求侧消费影响扩大等结构性调整特点,可以看到厦门当前的经济发展已向消费经济、服务经济转型,应进一步促进消费和产业转型升级发展,营造良好发展环境。

(一)积极引导消费转型升级

加快消费供给侧改革。积极发现和满足消费者需求升级的需要,形成产业结构高端、产品高质、与需求变化相适应的新型供给体系。鼓励适合内需市场的产品生产,重点发展平板显示、计算机与通讯设备、机械装备等产业,培育壮大高世代面板、可穿戴设备、智能制造等市场潜力大的行业。以市场为导向,以创新为驱动,加快发展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新产业(统称“四新经济”),引导社会资金支持创新创业,提升产业研发设计、关键核心技术攻关能力,促进产品换代升级,从而满足消费者多样化、个性化需求,以供给创新释放消费潜力。

拓展消费市场新空间。着力打造创新型、网络型消费平台,突破企业生产的地域限制,积极拓展产品销售的本地和外地市场,为消费带来新增长点。结合厦门优势产品特点,培育引进具有竞争力的零售、服务消费平台企业;推动传统商贸流通企业利用互联网等先进信息技术进行升级改造;鼓励有条件的制造业企业通过管理创新和业务流程再造实现产销分离,以电子商务模式直接对接消费市场,降低消费成本,推动互联网与工业销售、商贸流通、旅游等相结合,培育线上线下相融合的消费模式;扶持一批信誉好、有潜力的在厦网络销售平台做大做强,支持其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整合资源。

做强本地特色商圈。做强做大磐基名品中心、马可孛罗名品中心、SM二期、中华城等中高端商业网点,加快引进更多国际一二线品牌及名品折扣店(奥特莱斯),打造海西第一名品购物中心。培育名车、游艇游轮等高端消费领域。加快SM三期工程、现代“大卖场”、辐射海西地区的大型区域性商贸物流中心等设施建设,吸引本、外地游客消费。

(二)促进生活性服务业高品质精细化发展

在旅游服务方面,积极建设高星级酒店、文化旅游设施、全市旅游大数据平台和会展公共信息服务平台等设施;以“国家邮轮运输试点示范”为契机,发展邮轮经济等高端业态;立足于现阶段居民休闲消费、体验消费的需求,大力发展都市休闲旅游、生态旅游、农业旅游、研学旅游、房车旅游、邮轮旅游、游艇旅游等新业态。开发线上线下有机结合的旅游产品,简化手续办理、优化旅游环境。

在文化服务方面,利用文博会、图交会等文化产品展销活动,搭建文化产品交易平台,吸引文化企业、市民参与文化展销等消费活动。促进演艺、影视娱乐消费,利用闽南大戏院、嘉庚剧院、沧江剧院、以及万达、金逸、中影等院线资源,鼓励举办以市场为主体的音乐节、艺术节、演唱会等商业性演出活动。推动数字出版、互动新媒体、移动多媒体等新兴文化产业的发展,支持我市动漫、游戏、影音、娱乐等相关内容创作,加强相关技术和公共服务平台建设,提升原创能力、开发能力和制作水平,打造从创意制作到版权交易、衍生品开发的完整产业链。

在家庭服务方面,大力发展家政服务、社区服务、病患陪护、美容美发、婚庆服务、家用品配送、车辆保养维修等综合性服务业态,促进家庭理财、管家等个性化、精细化家庭服务发展。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以居家照护为重点,推动发展小规模、多功能、专业化的嵌入式社区托养机构;推动养老服务业从基本生活照料向精神慰藉、康复护理、紧急救援、临终关怀等领域延伸发展。

(三)增强生产性服务业服务和辐射能力

在航运物流方面,推动厦、漳港区设施建设和海港泊位结构优化,提升集装箱集散、采购配送、供应链管理等产业功能;做大内贸和内支班轮航线;积极拓展市场腹地,加强与“海丝”重点港口协作和航空网络建设。大力发展船舶交易、航运金融、海事仲裁等航运服务业。提升厦门航线网络覆盖面和通达性,建设现代航运服务体系,积极发展维修检测、航空培训、飞机设计等航空专业服务。

在金融服务方面,加快两岸金融中心核心启动区建设,进一步集聚各类金融机构,促进专业服务机构发展,丰富金融市场产品和工具;规范发展融资租赁、互联网金融等新型业态;培育发展股权托管交易、贷款转让和票据市场等新兴金融市场,提升多层次金融市场服务功能。深化金融与贸易、航运等领域的联动发展,加大金融对科技创新的支持力度。扩大金融服务业对外开放,拓展跨境上香人民币融资业务,做大对台特色金融。

在商贸服务方面,增强口岸贸易枢纽功能;支持企业设立海外营销网络,开拓“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新商贸市场空间;大力发展面向国内外的大宗商品、消费品、农产品交易市场,增强价格发现和服务增值能力;积极发展跨境电子商务、报税展示交易等新业态。提升会展业发展水平,吸引国际知名展会和会展企业落户,策划培育国际专业会展活动。

(四)营造良好发展环境

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积极转变政府职能,打造国际化、市场化、法制化营商环境。建设与国际投资和贸易规则体系相衔接的行政管理体系,提高投资和贸易便利化水平、政府管理服务的透明度和效率、以及法律法规和市场监管的公平性。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一方面切实减轻企业负担,促进经济高效运行,另一方面也可避免腐败寻租造成的不良经济事件给厦门经济造成重大影响。

强化发展要素支撑。在资金方面,既要完善财政支持方式,研究完善服务业和消费领域发展专项资金管理办法,发挥政府资金引导作用和杠杆效应;也要进一步拓宽服务业和消费领域企业发展融资渠道,鼓励通过发行股票、企业债券、项目融资、股权置换以及资产重组等多种方式筹措资金,鼓励各股权投资、创业投资、融资租赁机构面向服务业和消费领域企业开展业务。

强化人才培育引进工作。在人才方面,开展服务和销售人才技能提升计划,如加强相关学科专业建设,发展订单式、定制式人才培养方式;支持高等院校、职业学校与有条件的服务和消费领域企业合作建设人才培养和实训基地等。通过技术入股、管理入股、股票期权激励等多种分配方式,吸引服务业和消费领域的高端人才和综合性人才来厦,并在住房、配偶就业、子女入学等方面提供相应政策支持。

 

 

 

 

课题指导:彭 勇、戴松若

课题成员:彭朝明、李 薇、许 林、

彭梅芳、蔡晓鹏、翟晨晨

   笔:许 林、翟晨晨

   稿:李 薇、彭朝明